伍绍祖从将军到体育统帅的传奇经历
2015-06-03 11:06:00 来源:本站 浏览:1191

      伍绍祖担任北京2000年奥运会申办委员会执行主席,我国第一次申办奥运会就在国内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虽说最终以两票之差惜败,但这次活动在我国体育史上写下了重要的一笔。1992年、1996年伍绍祖两度率队亲征巴塞罗那和亚特兰大奥运会,我国均取得了金牌总数第四,体育界打了一个又一个漂亮的翻身仗,巩固了中国在国际体坛的大国地位。

  作为一名现役军人,能够专访伍绍祖,有着特殊的意义,1988年12月,这位身扛少将军衔的国防科工委政治委员,转业到地方,领军我国体育大业。20年一瞬,从军旅成长的原体育统帅伍绍祖,后又辗转多个岗位,但他念念不忘的是十多年军人生活,是军营这块肥沃的土壤锻造了一位栋梁之材。走近伍绍祖,他的人生确实一路精彩。

  从小就喜欢听《黄河大合唱》的伍绍祖,对黄河情有独钟,那“黄河在咆哮”的歌词,让7岁的他误以为“黄河在‘保小’”,所以,他高高兴兴地走进了儿童团……

  1939年4月8日,伍绍祖生于陕西西安,其实他是湖南耒阳人,他的父亲伍云甫,母亲熊天荆都是中国革命的先驱。伍绍祖五岁那年母亲就送他上学了,作为红色的后代,他从小就接受了革命的熏陶,并参加了一些有意义的活动。在大生产运动中,少年伍绍祖帮助老乡纺线、捻线;开荒时,帮助人们敲土疙瘩;在针对蒋介石打内战阴谋的备战活动中伍绍祖还模拟伤员,让医务人员在他身上练习包扎。1946年9月,王震率领南下支队北返延安,伍绍祖去慰问八路军,并写了一封慰问信,还刊登在延安的《解放日报》上,这是他的名字第一次上报纸。

  1946年年底,内战迫在眉睫,伍绍祖的父亲在北平、上海等地跟随周恩来、叶剑英等与国民党周旋。他的妈妈把他从每天可以走读的延安第一完小,送到了离延安100多里地的安塞白家坪的延安第一保育小学住校。因为伍绍祖从小就听《黄河大合唱》中的歌词“黄河在咆哮”,对黄河非常向往的他,误以为“黄河在‘保小’”,所以,他就高高兴兴地去了。去了以后才知不是那么回事。不过,“保小”对伍绍祖来说确实是一段非常重要的经历。不久,他在这里加入了儿童团。

  从1947年3月开始,历时两年,伍绍祖跟随“保小”行军两千里,最后到达北京。在他开始行军前,他妈妈也撤离了延安到达安塞真武洞,那里离白家坪只有几里地。伍绍祖的妈妈工作忙,派勤务员朱德奎把他接去,与妈妈住了一个晚上,这也是两年的时间里惟一的一次母子相聚。第二天回学校时,妈妈给伍绍祖打了一双毛袜,又送他上路了。

  敌人占领延安后,“保小”的行军队伍继续向北走,有时还遭敌机轰炸、扫射。这些小小年纪的儿童团员真是又饿又累,衣履不整。突然有一天,伍绍祖的妈妈派朱德奎给他送来了一双鞋,一干粮口袋炒黑豆和3个子弹头。朱德奎告诉伍绍祖:黑豆要和同学们一起吃。并说那3个弹头是有一天国民党飞机扫射了他妈妈住的房子,他妈妈从土里挖出来的,一个叫穿甲弹,一个叫爆炸弹,一个叫燃烧弹。伍绍祖和同学们看着这些从天上掉下来的不祥之物新奇了好长时间。

  1948年春,解放战争的形势已经有利于我方,伍绍祖的父亲调到党中央机关工作,听说“保小”学生在河北武安县阳邑镇,就来看伍绍祖,父子有一年多不相见,伍绍祖记不得父亲的样子了。父亲走后,学校组织一次书信活动,要每名学生给家长写一封信,伍绍祖想,父亲见过了,就给妈妈写吧,信的第一句话是:“妈妈同志:儿一切都好,请放心……”

  聂荣臻元帅对王震说:“秘书找什么人都可以干,年轻人还是让他搞专业吧!”此后,历经坎坷的伍绍祖走进了国防科工委……

  1957年,伍绍祖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攻读理论核物理专业。1965年,伍绍祖因被全国学联推选为主席,从此,他研究生肄业,步入政坛。26岁的伍绍祖开始在他领导的年轻事业上,做着不懈的努力,被上上下下普遍看好。可是,花好不常开。“文革”风暴席卷全国的当口,伍绍祖的家也在劫难逃。他妈妈因为有人揭发她曾骂过江青,被扣上了“现行反革命”的帽子;他爱人曾晓前是杨尚昆“死党”曾山的女儿;新中国成立后从苏联找回来的伍绍祖二姐伍绍云,被诬成“苏修”派来与他妈妈接头的女特务;作为全国学联主席的伍绍祖尽管是根正苗红,也没有逃脱厄运。1969年春夏之交,除了伍绍祖的父亲瘫痪在家外,全家人都要去各自单位的干校。分别时,一家人没有哭,就像各自走上战场一样,去接受新的战斗考验,创造人生新的历程。伍绍祖被下放到河南共青团中央机关“五七”干校劳动。不久,他的父亲因受尽迫害,突发脑溢血,走完了六十五岁的辉煌人生。这一天是1969年7月25日。伍绍祖请假回来,简单地办完了父亲的丧事,拭干眼角的泪水,又重新回到了干校。在这名曰锻炼,实则落难的三年,伍绍祖与锄头为伴,在土地上耕作,皮肤晒黑了,意志却变得坚强起来。回忆这段岁月,今天的伍绍祖觉得那不寻常的经历对他的一生有着非凡的影响,从那时,他知道生命中有一种滋味叫做苦。

  大凡从苦的经历中走过的人,格外地珍惜甜。1972年,伍绍祖调入国务院办公室担任王震的秘书,主要协助王震做好分管国务院的业务工作。1975年的一天,伍绍祖随王震前去拜望聂荣臻元帅。言谈中,聂帅不时地和王震身边站着的精精干干的年轻秘书拉起了家常。当这位我国国防科技事业的奠基人,得知伍绍祖是一位学习理论核物理的研究生时,突然眼睛一亮,对王震笑着说:“你的秘书还要这么高的学历?找什么人不都可以干吗,年轻人还是让他搞专业吧!”话毕,聂帅拉过伍绍祖的手:“跟我干吧?小伙子!” 没想到聂帅的一句笑言,真的改变了伍绍祖的人生命运。此后不久,他来到国防科工委司令部二局担任参谋。穿上了绿军装的伍绍祖,面对的是一幅全新的蓝图,他开始握起人生的画笔,勾画着未来的前景。

  大军区正职领导乘火车坐硬座,在视察部队的途中啃冷馒头夹咸菜。身边的工作人员说,和伍绍祖在一起,如同走进一所特殊的大学……

  伍绍祖在国防科工委的履历比较简单,他从一名普通的参谋升任为科技部二局副科长、副局长。1982年7月,43岁的伍绍祖被提拔为国防科工委副主任,在当时属最年轻的大军区级干部。三年后,他又被提拔为国防科工委政治委员。

  作为一名年富力强的知识型高级管理人才,伍绍祖深知党和人民对他厚爱和重托的含义,他没有拿身份做挡箭牌,总是把自己看作是普通的一兵,下部队轻车减从,经常是一两个人就出发了。无论是在机关还是在基层,伍绍祖从不摆首长的架子,国防科工委的单位遍及全国,他跑遍了所有的单位。他的工作特点是理论联系实际,当政委后,伍绍祖每个星期,不管有多忙,他都要去下属的两个研究室和研究员们进行交流座谈,以取回真经。他的讲话稿,从来都是自己动手写,在一些非正式场合上的讲话,他事前预备好提纲,叫过身边的秘书和有关人员:“你们听听,我这样讲行不行?” 原秘书说:“和伍政委在一起,如同走进一所特殊的大学。”

  为了解决偏远的基层单位干部子女就学难的问题,1997年伍绍祖让科工委有关部门与北京101中学取得联系,该校招收了“老基层”、“老边关”的子女。一年后,伍绍祖主持召开座谈会,请101中学的领导和老师进行座谈,会后,大家提议和伍政委合个影,伍绍祖愉快地答应了,并请校领导和老师坐在前排的凳子上,自己站在后面,以示对老师的尊敬。此事,在科工委和101中学产生了很大的反响。

  1987年的一次,伍绍祖要去河北某基地视察,因当时走得急,没有订到火车卧铺票,要想赶时间只能是坐硬座。工作人员面露难色,伍绍祖知道内情后,说:“硬座就硬座,没关系,这不是联系群众一次好机会吗?”上火车后,他穿着便服,坐在嘈杂的火车车厢内,与邻位的旅客们一路有说有笑,聊得十分开心。十多个小时的火车颠簸之后,再转乘了三四个小时的汽车,才到达目的地。当天,他就开始了工作。

  还有一次,是去东海某前沿指导发射导弹实验,伍绍祖坐着普通的轮船,在水上行程了十多个小时,中午时分在杭州靠了岸。当时,海军为他准备了午饭,为了节省时间,他叫工作人员买了几个面包,在西湖旁的树林里坐在地下就啃了起来,那时矿泉水还是稀有品,工作人员在商店里找人要了一杯白开水,中餐就这样打发了。下午,伍绍祖又坐着火车硬座去秦山电站视察工作去了。

  1988年上半年,伍绍祖去内蒙古参加一个国防科研实验成功庆典大会。回来时,要乘坐汽车从包头向呼和浩特赶,再参加一个其它活动。临近中午,内蒙古的军地领导要盛宴伍绍祖,他举起了双手抱拳向领导们致歉:“不能因为我一个人吃饭,耽误其他同志的时间,对不起了!”伍绍祖叫工作人员将早晨剩的冷馒头和咸菜装进了食品袋里,午饭是边行路,边解决的。

  伍绍祖上任体委主任后,把军队的“两弹一星”规模科研一套移植到亚运会上,钱学森两次专书称赞:好!

  1988年,中国的体育在奥运会上留给新闻界印象最深的恐怕是四个字:兵败汉城。同年12月29日,刚刚挂上少将金星的国防科工委政治委员伍绍祖,要另有任用,担任国家体委主任。领导找他谈话时,伍绍祖说:“第一,我可能不太懂体育,不要给国家、给人民带来损失;第二,我坚决服从党的分配,我到那儿一定好好干。说实话,对于担当国家体委主任的要职,伍绍祖感到十分意外,因为在他所走过的岁月里,仅在大学读书时担任过班级里的体育委员,这也是他仅有的一次与体育结缘。他自己坦言:“我本来不太喜欢体育活动。”

  共产党员是组织里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行伍出身的伍绍祖没有忘记自己的军人本色,去国家体委报到后,他首先是调查研究,到处跑,到处学习,一是到现场看赛事,看历史资料,及时地掌握情况。另外,他发挥自己当过三年政治委员做人思想工作的优势,和运动员、教练员交朋友,以心换心,推心置腹,很快就深入到体育队伍里去了。

  1990年,第11届亚运会在北京举行,伍绍祖担任组委会执行主席,他团结体育战线的同仁,密切与北京市合作,使本届运动会取得了圆满成功,不仅在体育成绩上获得了创纪录的183枚金牌,更重要的是为国家的对外开放,打破西方的制裁发挥了一定的作用,振奋了全国人民的精神,取得了较好的综合效益。在这次运动会上,伍绍祖使出了杀手锏——将发射原子弹、导弹和卫星的组织、管理方法,运用到亚运会的组织管理上。众所周知,倒计时牌就是这次率先军转民用的。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当代国防事业的泰斗钱学森两次写信给伍绍祖,称赞:是您,把周恩来总理和聂老总开创的组织“两弹一星”大规模科研的一套,移植到亚运会上,这是件大书特书的事,好!

  时隔一年,伍绍祖再次担任北京2000年奥运会申办委员会执行主席,我国第一次申办奥运会就在国内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虽说最终以两票之差惜败,但这次活动在我国体育史上写下了重要的一笔。1992年、1996年伍绍祖两度率队亲征巴塞罗那和亚特兰大奥运会,我国均取得了金牌总数第四,体育界打了一个又一个漂亮的翻身仗,巩固了中国在国际体坛的大国地位。随后的时间里,在伍绍祖的主持和领导下,我国开始组织指定“全民健身计划”和“奥运争光计划”,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我国的体育事业跨入了法制化的管理轨道。

  1998年3月,随着九届人大第一次会议的闭幕,国务院新的机构改革方案正式出台,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改成了国家体育总局,作为最后一任体委主任和首任体育总局局长,伍绍祖与他领导的体育战线的同志,在拥护国家改革的同时,更清醒地认识到,体育工作的基本任务、基本方针、基本思路和基本依据是永远不变的。在伍绍祖的主持下,国家体育总局进行了一个两分钟的挂牌仪式。1954年由毛泽东主席亲自提议成立的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门牌庄严地摘下,送交体育博览馆。

  这一天,北京的天空放晴。在阳光下,伍绍祖望着新理专业。1965年,伍绍祖因被全国学联推选为主席,从此,他研究生肄业,步入政坛。26岁的伍绍祖开始在他领导的年轻事业上,做着不懈的努力,被上上下下普遍看好。可是,花好不常开。“文革”风暴席卷全国的当口,伍绍祖的家也在劫难逃。他妈妈因为有人揭发她曾骂过江青,被扣上了“现行反革命”的帽子;他爱人曾晓前是杨尚昆“死党”曾山的女儿;新中国成立后从苏联找回来的伍绍祖二姐伍绍云,被诬成“苏修”派来与他妈妈接头的女特务;作为全国学联主席的伍绍祖尽管是根正苗红,也没有逃脱厄运。1969年春夏之交,除了伍绍祖的父亲瘫痪在家外,全家人都要去各自单位的干校。分别时,一家人没有哭,就像各自走上战场一样,去接受新的战斗考验,创造人生新的历程。伍绍祖被下放到河南共青团中央机关“五七”干校劳动。不久,他的父亲因受尽迫害,突发脑溢血,走完了六十五岁的辉煌人生。这一天是1969年7月25日。伍绍祖请假回来,简单地办完了父亲的丧事,拭干眼角的泪水,又重新回到了干校。在这名曰锻炼,实则落难的三年,伍绍祖与锄头为伴,在土地上耕作,皮肤晒黑了,意志却变得坚强起来。回忆这段岁月,今天的伍绍祖觉得那不寻常的经历对他的一生有着非凡的影响,从那时,他知道生命中有一种滋味叫做苦。

  大凡从苦的经历中走过的人,格外地珍惜甜。1972年,伍绍祖调入国务院办公室担任王震的秘书,主要协助王震做好分管国务院的业务工作。1975年的一天,伍绍祖随王震前去拜望聂荣臻元帅。言谈中,聂帅不时地和王震身边站着的精精干干的年轻秘书拉起了家常。当这位我国国防科技事业的奠基人,得知伍绍祖是一位学习理论核物理的研究生时,突然眼睛一亮,对王震笑着说:“你的秘书还要这么高的学历?找什么人不都可以干吗,年轻人还是让他搞专业吧!”话毕,聂帅拉过伍绍祖的手:“跟我干吧?小伙子!” 没想到聂帅的一句笑言,真的改变了伍绍祖的人生命运。此后不久,他来到国防科工委司令部二局担任参谋。穿上了绿军装的伍绍祖,面对的是一幅全新的蓝图,他开始握起人生的画笔,勾画着未来的前景。

上一篇:
关键词: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1-2014 DuxCms

办公室联系人:梁枫女士 电话:(010)67856066 传真:(010)67856066 电子邮件:13811708148@163.com

北京组委会地址:北京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西环南路6号振国大厦四楼 邮编:100176

京ICP备13001686号-1